科芮生新生焕活修护素
 
 
科芮生新生焕活修护素(CRESCEL REPAIR & REGENERATE LOTION)源自美国,品牌的创立基于一个突破性的生物科技产品,该产品利用植物活性营养物质,通过皮肤涂抹的方式达到重启人体细胞再生功能的目的,从而实现损伤的修复。该技术让多种健康问题在不带来副作用的情况下得以预防和根本解决,是一种集合多种功能的护肤品,在医学领域也被寄予厚望。
 
品牌理念
科芮生致力于每个人的细胞健康。
 
产品定位
护肤黑科技——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
 
产品功能
通过皮肤涂抹,透皮吸收进入细胞,深层传递,重启细胞再生能力/重启自我修复能力
 
品牌背景
通过细胞再生实现损伤修复,一直是再生医学领域和护肤领域的一大难题,意大利裔美国科学家Peter Passalacqua在“损伤修复”、“对抗衰老”对这一难题的突破,为学科的发展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
Peter Passalacqua发现多类具备生物活性的营养物质可以通过特殊的生物包裹技术透皮吸收进入细胞,例如从库拉索芦荟中提取的活性LIGNIN。Peter Passalacqua经过40余年的深入研究,掌握了从库拉索芦荟中提取这类具备透皮能力的活性营养物质的方法,这些活性营养物质通过皮肤渗透后能够进入细胞,并在细胞与细胞之间传递,运转至神经、血管、肌肉等几乎所有深层组织,让细胞恢复高效再生能力,激活皮肤系统、循环系统、免疫系统,从而有效恢复人体自我修复机制,创造了通过皮肤涂抹而达到损伤修复的突破性技术。
自此,“损伤修复”不再只是“流于表面”——科芮生,一种突破性的细胞再生科技产品由此诞生。
几乎同一时间,著名的生物多样性专家李旻果也正在致力于研究植物与皮肤健康问题。十余年来,李旻果一直与包括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 Research研发中心在内的多个顶级研发机构合作,共同探索云南天然植物的可持续利用。她曾与法国娇兰品牌联合创立以兰花为核心有效成分的“御庭兰花”护肤系列,与LVMH集团联合创立以茶叶为核心成分的“茶灵”护肤品品牌。她深知植物对人类将带来极大的益处,也一直致力于寻找植物再生修护的奥秘。
2013年,李旻果与Peter Passalacqua在国际研讨会上相识。李旻果发现Peter Passalacqua先生已经掌握了她梦寐以求的整套生物活性提取、保存和皮肤吸收技术,并且已经利用库拉索芦荟形成实验室产品,在临床中实现了令人震惊的修复能力,目前只差落地生产。而Peter Passalacqua希望将他的成就在全球市场最大、皮肤问题和健康问题最多的国家实现产品的落地,快速进入市场,帮助更多人解决难题。中国,无疑是Peter Passalacqua的理想选择。共同的目标让李旻果与Peter Passalacqua迅速达成共识与合作,确立了科芮生产品在全球的首个上市国家——中国。随即,云南柯圣弗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科芮生产品于2017年底成功量产面市。
 
创始人

Peter Passalacqua
科芮生发明人,是一名天赋异禀的科学家,他在有机化学、生物化学、酶化学、蛋白质化学、数学、编程等领域都拥有卓越的才能。他1946年出生于意大利,那时二战刚刚结束,意大利作为战败国已满目疮痍,他全家移民至美国。19世纪70年代,Passalacqua先生从学校毕业后,进入当时全球最大的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并成为雅诗兰黛研发中心最年轻的研发主管,畅销至今的“雅诗兰黛小棕瓶”就是他在70年代的作品之一。直至今日,雅诗兰黛研发中心的墙上依然挂着中心成立时雅诗兰黛夫人和Peter Passalacqua一起进行研发中心成立剪彩仪式的黑白照片。
Peter Passalacqua作为专家服务过许多重要的跨国公司和政府的研发及评审部门,包括最大的生物制药公司辉瑞,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NASA(美国航天局)。作为产品核心技术的掌握者,他不做任何学术发表,也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极为低调。
 
李旻果
著名生物多样性专家,致力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推进天然植物的可持续利用,曾获中国妇联颁发的“中国十大公益女性”称号和国家林业局、光明日报颁发的“森林英雄”称号。十余年来,李旻果女士一直与包括法国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在内的多个研发机构合作,共同探索天然植物的可持续利用,其间与著名奢侈品牌“法国娇兰”合作创立了以天然兰花为核心抗衰老成分的高端护肤品系列“御庭兰花”,后与LVMH集团合作创立旗下唯一一个自主研发的护肤品牌“茶灵”,该品牌云南森林中的古树茶叶为核心成分。
主要成分
科芮生新生焕活修护素的利用特殊生物活性提取技术,从库拉索芦荟和燕麦仁中获取并稳定保存了具有完整生物活性的植物核心复合营养物质,并进行高度浓缩得到产品,与常规人工获得的营养物质有根本区别。复合营养物质中包括:人体所需的完整的活性氨基酸及完整的活性维生素、多种不饱和脂肪酸、活性生物碱、活性皂苷、活性鞣质、活性β-葡聚糖、活性类黄酮、活性类固醇、活性糖苷、活性芦丁、活性没食子酸、活性小檗硷、活性辅酶Q10等等数百种人体所需的关键成分。该复合营养物质由于具备人体细胞所需的活性分子三维结构,能够被细胞识别并主动吸收利用而不带来副作用。

黑科技:
重启细胞更新
产品研发之初,是为了让医学上难以愈合的伤口得到愈合,比如最难以解决的糖尿病伤口(有伤口的糖尿病人常常面临截肢甚至死亡)。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就需要找到让细胞重新更新的方法。2012年,科芮生在美国FDA的批准下进行了临床实验,实验对象是大面积伤口无法愈合的糖尿病人,科芮生在短短几个月内让所有受试者的伤口都得以完全愈合,且经过持续半年的全身监控,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科芮生体现出的强大修复能力,让业界惊讶不已,他成功实现了恢复身体的细胞再生功能,且没有任何副作用。科芮生的细胞更新策略,不仅针对某一类细胞,它可以让包括神经细胞、血管细胞在内的所有细胞得到再生,从而恢复血液循环,恢复神经感知,实现深层次的根本性修复。
全面透皮吸收技术
通过皮肤渗透的方式供给身体所需的物质,一直是科学界渴望实现的技术,因为一般认为大分子物质无法通过皮肤进入身体,科学界一直在朝小分子、人工合成材料的方向尝试突破。而科学界也曾发现过一些天然植物来源的大分子具备通过皮肤渗透进入身体的能力,如2014年发表在SciencePG《Journal of Plant Sciences》权威期刊中的《Bioactive compounds and medicinal properties of Aloe vera L: An update》(芦荟中的生物活性成分和其疗愈功能:新进展)[1]中论述芦荟中所含生物活性物质时发现,如芦荟中所含的木质素这类物质,具备透过人体皮肤进入身体的能力,科芮生正是此类具备透皮吸收能力的活性营养物质。皮肤对科芮生有非常高效的吸收能力,能够完整进入细胞,并能运转至神经、血管、血液、肌肉等几乎所有深层组织细胞,让皮肤、循环系统、免疫系统都得到激活,从而有效支持人体自我修复机制的运转。
 
完整、稳定保存植物营养的生物活性
科芮生摈弃了常规的从生物中提取单一的有效活性物质的策略,因为活性物质经过单一提取后,失去了保存它活性的环境,分子结构发生改变,造成活性丢失,这个过程不单使其效用降低,而且错误结构的分子可带来不良作用,也就是副作用。科芮生采用全新的复合提取方法,整体提取活性分子和其包裹环境,完整的保存了植物成分的生物活性。
 
致敏性为零
科芮生研发人Peter Passalacqua于2012年进行的一次由美国FDA批准进行的致敏性临床实验结果发现,60例受试者中,没有1例发生过敏反应。
 
修复机制
激活线粒体,支持自我再生功能的发挥
人体拥有强大的自我再生与修复能力,例如一些婴儿的手指被意外截断后依然能够完全再生。而人体再生修复过程就是在充分的活性营养供应下实现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在逐渐失去这种能力。
营养物质对自我再生功能的支持,是通过给予细胞的营养代谢中心——“线粒体”最优良的所需营养物质来恢复和促进其代谢而实现的。它利用这些优良的营养物质为细胞提供能量和各种中间代谢产物以满足细胞生理活动,被称为“动力工厂”。大量研究表明,营养调节与线粒体功能密切相关,当线粒体接受正确优质的活性营养时,它就可以正常的完成代谢,为细胞的自我更新和修复提供能量和底物[2-4]。当线粒体失去充足的活性营养供应,或者异常物质(如非活性形式的物质或过量的重金属)进入线粒体时,就会影响其正常代谢,使其功能发生障碍,导致人体产生多种慢性皮肤问题和慢性疾病[5-9]。
科芮生的科技通过把有问题的组织中受损细胞修复,不能修复的则可诱导其死亡,由深层带到表层并排出,以此实现纠正有问题的组织或者细胞的目的。这个过程将有害的受损细胞排出,并促进新细胞的生长,是自内向外的修复问题。因为每一个人自身情况和组织受损情况不同,所以恢复期时间和用量因人而异。
                                                                                                                                                                                     
对糖尿病伤口和糖尿病眼病的营养修复机制
截至目前,糖尿病伤口(如糖尿病足)患者在膝盖以下皮肤涂抹,糖尿病眼病患者(眼底血管病变、视网膜病变、黄斑病变、青光眼)在眼皮眼周涂抹补充营养后,相关症状都得到逆转。机理如下:
糖尿病人容易产生伤口,且伤口难愈合的主要原因有:(1)糖尿病患者由于血糖增高,损伤血管,导致微血栓形成,微血管闭塞,最终导致相应供血区域缺血、缺氧,甚至坏死,产生伤口及溃疡,影响伤口的愈合;(2)周围神经病变导致神经受损,神经的感觉功能下降,使患者常无法及时察觉并避开切割伤、烫伤等伤害;神经营养功能明显下降,也一定程度延缓伤口的愈合。(3)高血糖机体由于渗透性利尿(多尿)排出过多的水和电解质,使细胞内外均发生脱水,影响伤口愈合;(4)高血糖使伤口细菌大量滋生,加重感染并延缓伤口愈合;(5)由于糖尿病肾病使大量蛋白持续不断流失(蛋白尿)使伤口愈合的原料大大减少。
糖尿病眼病产生的主要原因有:(1)过渡累积的血糖持续性攻击视网膜小血管,造成其损伤,产生微动脉瘤,毛细血管闭塞、异常,视网膜动脉变窄,导致血流量减少,最终导致相应供血区域缺血缺氧,而出现视网膜出血;血管通透性亢进,血液有害成分外渗,出现视网膜硬性白斑、棉絮斑,黄斑水肿;(2)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CF)表达增强,出现新生血管,可引起新生血管性青光眼;由新生血管与丰富的细胞外基质构成增殖膜时,新生血管可引起玻璃体出血,增殖膜引起牵拉性视网膜脱离[10];(3)组织缺血使血视网膜屏障功能失调,导致血液有害成分外渗到视网膜神经纤维网而损伤了神经元,导致视网膜进行性功能失调。神经元及神经胶质细胞退化,造成患者视力受损甚至失明;(4)糖尿病患者晶状体渗透压升高,吸收水分而肿胀;蛋白质、糖类合成和转化发生障碍,产生氧自由基、糖基化末端终产物,氧化应激损伤导致晶状体纤维,最终导致晶状体混浊,引起白内障[11]。
 
科芮生可以给因为严重物质代谢障碍,消化吸收障碍而不能从食物中获取充足、且分子构象正确的糖尿病患者提供优质的活性营养,给机体的自身修复输送正确优质的原材料,来激活线粒体,产生ATP,维持机体所需能量。科芮生的活性氨基酸、维生素可以阻止氧化剂的产生、清除自由基或抑制氧化反应,可以很好的缓解糖尿病人血管损伤,增强对血管的保护和修复[12,13],解决因血管损伤造成的缺血缺氧,加速伤口愈合。血管修复后,恢复其运输营养和氧的功能,滋养神经。同样的,科芮生提供的活性营养,能修复神经细胞,使神经再生。因此可以直接修复因为血管和神经损伤导致的难以愈合的伤口,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黄斑病变,青光眼等。
科芮生可以代谢异常堆积的糖、蛋白质、脂肪,增加血流量和氧含量,能减轻或避免白内障的发生,减少因为高血糖引起的伤口细菌大量滋生而导致的感染。经研究发现,活性的支链氨基酸与神经递质合成、蛋白降解和转化、糖原合成、能量代谢等密切相关[14],可以平衡胰岛素分泌和胰岛素抵抗[15,16]。此外,科芮生能提高免疫力,防止角膜炎等眼部炎症的发生,防止因为反复感染导致的伤口不愈。
资质
由于科芮生新生焕活修护素是在人体表皮使用的营养物质,不含化学药物成分,目前在国家食药监局注册为护肤品资质。
产品使用方法
皮肤表面涂抹,一次涂抹,可持续渗透6小时-12小时。每天使用2-3次。具体用法请咨询专业人士。
 
 
参考文献:
[1] Bawankar, R, et al. Bioactive compounds and medicinal properties of Aloe vera L.: An update. Journal of Plant Sciences, 2014; 2(3): p. 102-107.
[2] Schiff, M, et al. Mitochondrial response to controlled nutrition in health and disease. Nutrition Reviews, 2011,69(2):p. 65-75.
[3] T Y Aw,a. and D.P. Jones, Nutrient Supply and Mitochondrial Function. Annual Review of Nutrition, 1989,9(1):p. 229-251.
[4] Berdanier,C.D. Diabetes and nutrition: the mitochondrial part. Journal of Nutrition,2001,131(2).
[5] Eells,J.T, et al. Mitochondrial signal transduction in accelerated wound and retinal healing by near-infrared light therapy. Mitochondrion, 2004, 4(5-6):p. 559-567.
[6] Zhou,B, et al. Facilitation of axon regeneration by enhancing mitochondrial transport and rescuing energy deficits. J Cell Biol, 2016,214(1): p. 103-119.
[7] Im, M, J,C and J,E. Hoopes, Energy metabolism in healing skin wounds. Journal of Surgical Research, 1970,10(10):p. 459-464.
[8] Silveira, P.C, E,L,Streck, and R,A, Pinho, Evaluation of mitochondrial respiratory chain activity in wound healing by low-level laser therapy. J Photochem Photobiol B, 2007, 86(3):p. 279-282.
[9] Senel,O, et al. Oxygen free radicals impair wound healing in ischemic rat skin. Annals of Plastic Surgery, 1997, 39(5):p. 516-523.
[10] 佐藤,浩章.糖尿病视网膜病的发病机制与治疗. 日本医学介绍,2003, 24(9): p.414-416.
[11] 张超,王陆飞等.糖尿病性白内障发病机制、流行病学与治疗的新进展.中国老年学杂志,2012,3(32):p.1082-1085.
[12] Santh Rani Thaakur, B.D., N.S.Himabindu, Sunanda, effect of N-acetyl cysteine on wound healing. Pharmacologyonline, 2009. 1: p. 369-376.
[13] Kesici, U., et al., Effects of glutamine on wound healing. International Wound Journal, 2015. 12(3): p. 280-284.
[14] X Bi, CJ Henry. Plasma-free amino acid profiles are predictors of cancer and diabetes development, Nutrition &Diabetes. 2017,7:p. 1-9.
[15] Van Loon, L.J.C., et al., Amino Acid Ingestion Strongly Enhances Insulin Secretion in Patients With Long-Term Type 2 Diabetes. Diabetes Care, 2003. 26(3): p. 625-630.
[16] Newsholme, P., et al., New insights into amino acid metabolism, β-cell function and diabetes. Clinical Science, 2005,108(3): p. 185-194.